文章
  • 文章
搜索
首页 >> 新闻动态 >>行业新闻 >> 国产胰岛素“逆袭”背后:老板倒卖人参发家,今对手竟是北大同学
详细内容

国产胰岛素“逆袭”背后:老板倒卖人参发家,今对手竟是北大同学

“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这是商业世界的游戏法则。

谁曾想到如今的两大胰岛素龙头甘李药业和通化东宝也曾亲如一家,但终究没能逃过“大路朝天,各走一边”的“真香定律”。

如今,通化东宝在国产二代胰岛素市场拥有优势,甘李药业依靠三代胰岛素技术领先。两家公司近年来的的营收水平不相上下,2019年,通化东宝年营收27.8亿,归母净利润8.11亿,甘李药业则为28.95亿,归母净利润11.67亿。

但是毕竟身处同一赛道,将两家放在一起比较也在所难免,更有趣的是,两家的创始人之间还颇有渊源。

01殊途同归

甘忠如与李一奎同是1970级北大生物系同学,毕业后不同的选择影响了二人后来的人生轨迹。

来自吉林通化的李一奎自然选择回到家乡,学生物制药的他回到当地的通化制药厂,当一个技术员。最初李一奎也一心钻研技术,但造化弄人。

当时厂里有个维生素C的项目,刚刚走出学校的李一奎一腔热血,“那时候,干的很充实,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做累”。这个项目整整做了十年,李一奎也在这个厂待了十年。

但最终这个项目因资金跟不上被迫“叫停”,这对于倾注了十年心血的李一奎来说无疑是一个晴天霹雳。

李一奎对当时的画面至今记忆犹新:“项目下马的那天,我正在成都,他们打电话过来,我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整整十年啊,我就专注这么一件事儿。投了300多万元啊,我真的是抑制不住,痛哭流涕。”

项目黄了,和领导结下“梁子”的李一奎也被迫“下岗”,待业在家的李一奎也没闲着,经常上山挖人参卖钱,在这买卖的交易过程中,李一奎发现了“商机”,成为了一个“人参采购的中间商”,靠赚差价赚得了人生第一个34万元。

“上帝为你关了一扇门,自然会为你打开一扇窗”。1992年,凭借人参发家的李一奎创办了通化东宝。

相较于李一奎从投身科研再到“下海”的经历,甘忠如自始至终走的都是科学家的道路。毕业后甘忠如在北大任教了几年,之后去美国读博,1987年进入美国默克制药公司担任高级研究员,研究胰岛素产品。

当时就有风险投资找到甘忠如,与此同时,同为技术出身的李一奎也想做点与专业相关的事情,因此瞄准了糖尿病领域,在得知昔日老同学甘忠如有创业的想法,也向甘忠如抛去“橄榄枝”。

1994年,甘忠如准备回国创业的时候,李一奎成功将自己的公司通化东宝送上市。

同为北大的同学,又能够满足自己创业的想法,甘忠如接受了李一奎的邀请。1995年,甘忠如回国组建团队研发胰岛素。

实际在甘忠如研发出重组人胰岛素之前,“甘李药业”这个融合了两个创始人之名的公司就诞生了。甘忠如掌握着公司的实际控制权,而通化东宝的李一奎则是股东。

也就是说,一人出技术,一人出资金,这个合作顺利成章。1998年,在甘李药业成立后不久,甘忠如及其团队就不负重望地研制出中国第一支生物合成人胰岛素注射液。

这个生物合成人胰岛素,不仅打破了一直以来中国糖尿病患者在使用人胰岛素产品上依赖进口的格局,也使得中国成为继美国、丹麦之后,世界上第三个能生产基因重组人胰岛素的国家。

甘忠如将这个专利卖给了通化东宝,通化东宝也凭借这一支胰岛素,成功进军糖尿病领域。1995年到2011年这16年间,是通化东宝和甘李药业的“蜜月期”。

02分道扬镳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

尤其是在2001年和2002年,甘忠如带领团队又研制出中国第一个二代胰岛素产品、以及第一个三代胰岛素产品,借助甘忠如团队的专利技术,更加奠定了通化东宝“胰岛素龙头”的地位。

要知道,当时,全世界只有两家公司有能力生产第二代胰岛素,一家是美国的礼来,一家是丹麦的诺和诺德。

2015年,全球胰岛素市场约220亿美元,三代就占了182亿美元,赛诺菲和诺和诺德各占42%,礼来占了16%。

尤其是甘忠如团队研制出了第三代胰岛素,由于重组人胰岛素(二代)很难完全模拟人体内胰岛素释放的曲线,无法精准的调整血糖,因此患者在使用二代胰岛素之后,容易发生低血糖。而三代在升级后,安全性更高,出现低血糖的风险也较小。

三代胰岛素诞生后,甘李药业一炮而红。当时,甘李药业的营收甚至一度超过了通化东宝。

直到2010年,甘李药业引入了战略投资者启明创投,1亿元的资金将通化东宝的股权稀释至29.43%。

2011年3月的一纸协议,二人彻底“分家”。实际上商业上为了争夺利益“撕破脸”的例子不在少数,但是甘李药业与通化东宝却是很平静的“和平分手”。

根据协议,通化东宝放弃甘李药业的所有持股,与此同时,双方共享二代和三代的胰岛素专利,不过区别在于,甘李药业在获得二代胰岛素的专利和技术后,需要在42个月后上市销售;同理,通化东宝获得三代胰岛素的专利和技术后,也需要在42个月后才能上市销售。

目前,通化东宝牢牢占据着国产二代胰岛素最大的市场份额,而甘李药业凭借三代胰岛素赚得盆满钵满,并且在国内厂家中技术遥遥领先。

但同为一个赛道,竞争自然难以避免。

03谁能笑到最后

今年7月,国家医保局就集采问题的一次座谈会中重点提到了胰岛素,或许胰岛素进入集采只是时间问题。

能否进入集采或许决定了未来的市场格局,作为龙头的通化东宝和甘李药业谁将更胜一筹?

从营收来看,2017年至2019年,甘李药业营收分别为23.71亿元、23.87亿元、28.95亿元,其中胰岛素制剂销售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比例分别为 96.45%、 98.35%及 95.10%。一支重组甘精胰岛素就占据半壁江山。

相较于甘李药业,通化东宝的重组胰岛素原料药及注射剂产品同样占到了整体收入的八成,但还涉及注射用笔、血糖试纸等医疗器械,以及还有中成药等。从2017年至2019年,通化东宝营收分别为25.5亿元、26.9亿元和27.8亿元。

从营收来看两家不相上下,但是从市场份额来看,与牢牢占据国内胰岛素大部分市场的外资品牌相比还有点距离。

根据中国产业信息网数据,2019年,中国胰岛素市场规模约202.88亿元,二代胰岛素和三代胰岛素占比分别为34.48%和66.52%。

其中,在三代胰岛素市场,全球胰岛素巨头诺和诺德的门冬胰岛素占据46.95%的市场份额,赛诺菲的甘精重组胰岛素紧随其后,占据27.41%的市场份额,甘李药业只有24%的市占率。

同样在二代胰岛素的市场格局中,诺和诺德仍旧排名第一,占据43%的市场份额,通化东宝以36%的市场份额排名第二。

鼎臣医药管理咨询总经理史立臣曾告诉市界:“胰岛素若进入集采的话,这个降价幅度是非常大的,从之前的药品集采的凶猛程度就可见”。

而一些研报也指出,这或许是一次国产品牌替代外资品牌的好时机。但国信证券也指出:“三代替代二代是全球趋势,自从重组胰岛素类似物(三代)上市后,销量增速大幅超过了重组人胰岛素,从目前全球销售额分析,重组胰岛素类似物产品已占据全球胰岛素80%的市场。”

从这个角度看,通化东宝稍慢了一步,因为其虽然从2011年就开始第三代重组胰岛素类似物的研究,但花了近10年的时间,其第三代重组甘精胰岛素才于今年2月上市,目前收入甚微,起码在目前还无法和甘李药业相提并论。

市场变化莫测,但需求永恒。通化东宝和甘李药业在前25年还旗鼓相当,此次集采会否成为一个转折点,时间会给出答案。

快速链接

北京中勤永励资产评估_专利价值评估_股权价值评估_拆迁评估


                   Copyright 2018-2026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我们

地    址:
北京市门头沟区三家店街42号3幢1404室 

服务热线:18612290308

业务咨询

扫一扫 

电话直呼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联系方式:18612290308
暂无内容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