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文章
搜索
首页 >> 新闻动态 >>行业新闻 >> 京牌”黑市:“闪婚闪离”背后的灰色买卖
详细内容

京牌”黑市:“闪婚闪离”背后的灰色买卖

为了将那块蓝色的铁牌卖个好价钱,中年男人何斌正在做一个艰难的决定:与妻子离婚。

何斌是天津人,15年前,他和妻子来北京做生意,妻子名下有一辆京牌汽车,他们最近打算离开北京,“车牌留着没用了,我们正在寻找有诚意的买主结婚过户”。

在车牌“黑市”中,何斌妻子名下的京牌指标标价一路水涨船高,一年前的几万元飚到了如今的16万元左右。

一名做京牌指标生意的“车虫”说,按照目前的法规,北京小客车指标可在夫妻间变更登记,所以何斌夫妻离婚后,其妻子与买主结婚,即可过户车牌指标,过户完成后即办理离婚。

不过,这样的方式可能涉嫌违法。今年10月30日起,北京警方针对“假结婚”买卖北京车牌指标的违法行为进行查处,共抓获嫌疑人166人,其中124人以结婚为手段骗取、买卖北京市小客车指标的违法犯罪行为,因涉嫌买卖国家机关公文罪已被公安机关依法刑事拘留。

12月7日,北京市交通委等13部门发布小客车数量调控新政,根据新政,自2021年1月1日起,夫妻间办理车辆变更登记,婚姻关系存续期要满一年,且受让方名下没有本市登记的小客车,这将让通过“闪婚闪离”的“假结婚”过户的灰色生意失去可行性。“以后‘假结婚’过户就难办了。”上述“车虫”说。

新政实施前夕,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目前仍有不少“车虫”活跃在各种社交媒体上,招揽京牌指标买卖生意,从中赚取数万元的差价牟利。

京朝车管所的夫妻变更业务柜台繁忙。 新京报记者 金贻龙 摄

“结婚过户”:

有中介自称月均接20单

北京小客车指标一号难求,外埠车限行越来越严,租牌和“假结婚”过户京牌指标,成了一条黑市灰色产业链。

新京报记者搜索关键词加入了几个京牌租赁、北京外地车主群,群成员多达几百人,进群后,各种与京牌交易信息跃然而出,“指标在手,随时出租”,还有人直接在聊天中晒出离婚证、车牌号、年龄和性别,招揽买主。

“急出十年标,标主女36岁,周六面签,哪里人都可以。”老吴是一家车务公司的业务员,最近他的微信朋友圈每天都充斥着这样的京牌交易信息。与老吴简单交流后,新京报记者约定11月17日与他面谈。

老吴的车务公司在亚北名车港大厦内,设备评估,车辆评估,位于北辰亚运村汽车交易市场,这里被誉为“中国车市晴雨表”。

老吴的公司没有像样的门脸和牌匾,靠玻璃门上“大众”“雷克萨斯”的横幅吸引顾客,一张办公桌、一套茶桌,就是公司的全部家当了。老吴说,这家公司的负责人邱博是他老乡,他们“擅长”办理结婚过户:“就是找一个和你差不多大的异性,去民政局领证结婚,然后到车管所办夫妻机动车变更登记手续,把她的指标过到你名下,过户完成之后你们再离婚,这套流程下来,大约需要一个月左右。”

根据2017年修订且施行至今的《〈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实施细则》,个人因婚姻、继承发生财产转移的已注册的小客车,有关机关依法办理转移登记。

但是,在普通中国人的逻辑里,离婚毕竟不是个喜事,这一点,邱博是知道的,“唯一的影响,就是会变成二婚,你到时候和对象解释一下,对方能理解的。”沉默片刻,邱博提出了另一个方案,可以由父母一方出面与标主结婚。

“现在的指标已经卖得差不多了,但我们还有,前段时间,我们给一个35岁的小伙子,配了一个50多岁的老太太,当时花钱找了关系的,照样没啥问题。”提起这单业务,邱博一脸骄傲。

邱博直言,京牌买卖目前处于灰色地带,他们公司的主营业务实际上是汽车销售,但是兼做京牌买卖生意已经有好几年了,因为有需求,他们每个月能做20单结婚过户业务,每单能挣三四千元。

交谈时,坐在一旁的老吴显得很忙,半个钟头就接了三四个电话,对方都是来咨询京牌租赁或过户的,听筒中,一名男子以公司名义在咨询,邱博一听觉得是个大单,怕老吴搞砸,接过电话亲自上阵。

58同城APP上商家主动向用户发送车牌买卖信息。 聊天截图

车标生意:

根据年龄配标 一单可赚两万

类似邱博、老吴办车牌租赁、结婚过户的“中介”很多,他们混迹在QQ群、贴吧上,在58同城APP上也聚集了许多车务公司,它们大多用“车牌咨询”“个人过户”等字眼招揽顾客,有的商家还会主动向用户推销自己的业务:“长期收售北京二手车及北京车牌、长租、短租、结婚过户”。

最近,新京报记者咨询了七八个做京牌买卖的中介,当报出自己的年龄、性别、户籍后,他们清一色报价16万元。“现在价格一天天往上涨,我们使劲赚也只能赚五六千块钱,客户都知道价钱,你交了定金,我们尽快给你匹配一个河北或天津的年龄在35岁以内的女标。”中介小包信誓旦旦地说。

几天后,记者再次联系小包,他则表示,“16万元左右,和前几天差不多。”同一天,记者委托一个朋友以35岁天津女标主身份联系小包,希望以16万元结婚过户自己名下的京牌,小包却把价格大幅压低:“16万元已经超出市场价很多了,市场上一直都没有这个价,现在不过14万。”

价格的浮动,因指标人的性别及户籍不同所造成的结婚繁复程度不同所致。按照小包的说法,他们一般给买方匹配北京周边的标主,因为变更过户前,需要男女双方到一方户口所在地的民政局婚姻登记处登记结婚,如果匹配北京的女标主,可以避免两地奔波,不过价格要贵1万元,因为现在女司机比较少,所以女标相对贵一些。

一个“京牌”QQ群内中介发布的车牌买卖信息。 聊天截图

据一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透露,结婚过户这项业务是2018年左右才火起来的,这笔生意中间环节多,大家平时资源共享,买卖双方的中介有时候并不是同一个人,但只要参与了这个交易链条,最后都会分到钱,一般来说,卖方的中介向卖家询价时会压低价格,当买家前来询价时,他们又会刻意抬高价格。

除了结婚过户,还有个方法是租指标。在北京旧车市场、北辰亚运村汽车交易市场,多位从业者向新京报记者透露,这种操作其实就是“背户”,买家将车挂在标主名下,车险上在买家身上,标主再将车辆抵押给买家使用,双方私下签一份协议书来约定权责关系,但这个协议的作用不大,如果使用人今后发生重大交通事故,标主也要承担连带责任。

“2004年之前,没有停车泊位证在北京买不了车,外地人就借用北京本地人的身份证去买(编者注:办停车泊位证需要出示个人证件或房产证等),有人趁此背户了上百台车,车开到报废之后,车牌就到了挂名者手里。”前文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最近几年,分配的指标有限,很多人想买车却摇不到号,挂名者看到了市场需求,就将还没有失效、多余的车牌拿出来租赁,黑市上的价格也水涨船高。

新京报记者与这些中介频繁接触发现,他们的话术出奇一致,“结婚过户最省事,以后这就是你的一笔资产!”“专业的事就找专业的人办,我们全程操作,绝对靠谱,个人办不了。”“再过一个月政策就收紧了,欲办从速。”

一名车“虫”向记者提供的车牌指标过户服务协议。新京报记者 金贻龙 摄

违法风险:

124人因买卖车牌被刑拘

中介口中的“靠谱”,实际上暗藏法律风险。

在邱博的车务公司,他给新京报记者提供了一份《婚前协议书》,这份协议由标主和买标者签订,协议书提到,双方约定,婚后财产除双方婚姻前拥有的机动车及北京市个人机动车普通号牌外,其余财产将不作为夫妻共同财产,而属于双方个人财产,不进行分割。

另一份协议是《北京车牌指标过户服务协议》。邱博称,“和我们签订协议后,先交定金,领结婚证后付一半的钱,尾款在车辆行驶证变更之后支付,整套流程完成后,双方自愿解除婚姻关系。”

提起近期引发关注的“一女子两年结婚离婚28次过户车牌被刑拘”的新闻,邱博不以为然,“那种是搭桥的,她(一个人)弄了很多标,我们这里走正常手续,是真结婚,不是假结婚,事办完就离,不会有什么问题。”

北京百朗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赵军表示,法律上没有“假结婚”一说,只要符合婚姻法,在民政局领取了结婚证,就是真结婚,婚姻关系就受法律保护。如果从双方结婚的目的去判断,认为出于感情、打算共同生活的是真结婚,为了过户车牌的结婚是假结婚,这是民间的说法。当事人的内心真意,尤其是单次的法律行为,法律上很难根据表面的状态判断当事人的真实意图。

“如果短期内反复结婚、离婚,次数特别多,频率特别高,每次都伴随着车牌过户,那很明显结婚、离婚只是手段,目的是为了过户车牌,而过户的目的又是为了营利,这种行为很容易被认定为是非法经营行为。”赵军律师指出。

针对以“结婚”为手段过户京牌指标违法犯罪行为,北京警方依托“平安3号行动”展开打击整治。据北京市公安局通报,自10月30日起,由刑侦总队牵头,组织十六个分局共510余名警力开展集中收网,截至11月6日,共抓获嫌疑人166人,其中124人以结婚为手段骗取、买卖北京市小客车指标的违法犯罪行为,因涉嫌买卖国家机关公文罪已被公安机关依法刑事拘留,起获结(离)婚证及大量电子转账记录。

新京报记者查询相关文件了解到,小客车指标确认通知书仅限指标所有人使用。针对涉案车辆,市公安局交管部门将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公安部《机动车登记规定》相关规定,依法收缴机动车登记证书、号牌、行驶证,撤销机动车登记,并严格落实申请人三年内不得申请机动车登记的规定。

快速链接

北京中勤永励资产评估_专利价值评估_股权价值评估_拆迁评估


                   Copyright 2018-2026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我们

地    址:
北京市门头沟区三家店街42号3幢1404室 

服务热线:18612290308

业务咨询

扫一扫 

电话直呼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联系方式:18612290308
暂无内容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